同志浴池的男男故事:迷情南京(3)

  3

  刚毕业的那个夏季,刘舜行做过一个梦。那时候他一个人待在新公司狭小的宿舍,在床上翻来覆去,一整晚睡不好。晃晃悠悠的梦境,日光将一切照的刺眼又灼热,他就在一片旷野里奔走,看不见尽头,也找不到河流。梦醒的一刻,他看着自己身处的陌生环境,突然恍惚的觉得也许自己这辈子也就是这样了。

  就是这种无力感,两年后的这个初春,他一个人在南京就要到期的房子里,那样熟悉。

  其实关于去留的问题,刘舜行觉得也并没有多么大的关系,好像这个世界那么大,在哪儿待着,对自己都是一件无足轻重的事情。只是这么多年以来,从小到大,刘舜行从来都没有一种归属感,似乎无论自己身处何方,不知所以地忙着什么事情,自己都还是一个人。因为自己喜欢同性的这层关系,这种孤独的感觉就更加的深入骨髓,慢慢长大成熟之后,甚至连与人交流的欲望都渐渐消失。

  他突然想起自己似乎正变成之前自己看不起的那种人,孑然一身,慢慢老去,为生活而疲于奔命,再也不愿意耗费时间去相信和追寻,只会一点点的学着放纵和及时行乐。一如自己第一次去浴池的那一次,只是稍稍的犹疑,然后那种莫名的兴奋与放松便让自己再也找不到回头的路。

  再看到手机上那条短信的时候,刘舜行才发现,那一条:“睡了吗?”已然是好几天前发来的了。而那个叫陈政的挺拔身影竟然在自己的脑海里再也无法记起模样,那张脸庞,无论自己再怎么努力的回想,都记不起是什么样。

  周五这天,刘舜行最后一次收拾了屋子,丢掉一些东西之后,房间已经显得空空荡荡,仿似自己刚搬进来的样子。他里里外外忙了一整天,好让自己不去想该何去何从的问题,可当黄昏的光照进窗户的时候,那一瞬间所有的怅然若失又都回来了,去还是留?刘舜行突然就觉得有些气馁。他多希望自己身边此刻能有一个人陪伴,不需要说话,就安静地陪在自己的身边,好让自己觉得自己跟这个世界还是真真正正连在一起的。

  这个晚上,刘舜行还是没忍住去了浴池。

  若说第一次是因为好奇,那这第二次去的理由到底是什么,连刘舜行自己都无法给自己一个满意合理的解释。可能是因为寂寞吧,但刘舜行又觉得不全是。毕竟一想到那个地方,刘舜行就会想到陈政这个名字。但又很难不把他当成一个陌生人,毕竟两个人之间除了有那一夜稍显荒唐奇幻的回忆之外,唯一还有的,也就只剩下那条静静躺在手机收件箱里的短信。

  刘舜行觉得有些奇怪,为什么当初要留下一个联系方式,好像两个人并没有因为留下联系方式而发生什么联系。可到底心里还是有一丁点儿稍显尴尬的惦念,甚至会莫名其妙地想着,今晚他是不是也会在浴池,然后再一次碰上呢?

打赏

取消

感谢您的支持,我会继续努力的!

扫码支持
扫码打赏,你说多少就多少

打开支付宝扫一扫,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